当前位置: 良陇网 > 军事 > 为什么来军校?这是1600余名国防科大新学员的答案

为什么来军校?这是1600余名国防科大新学员的答案

2019-11-11 13:02:45 阅读:2835

“监视器,这个红外温度计好像坏了。前额的温度超过38℃,我不觉得发烧。”新来的学生赵魏一说着,在额头上划了两下。

一个人渴望的风景变成了一个可以接近的地方。像赵魏一一样,国防科技大学2019级的1600多名新生在18岁时来到了军校。在新的培训中,他们欢迎成年礼并打开了简历。他们的生日都是“00以后”。

长沙很热,理想也很热。让我们感受一下新生入学培训给他们带来的青春激情。

我的青春是38℃

■张禄丰余腾建王江燕

滴着汗水,口吐白沫的咆哮,坚定的目光...在火热的训练场,国防科技大学2019级新生经历了一场特殊的“成年礼”。王江妍照片

《千年骄傲》走进军校大门

初秋的长沙,高温还没有消退,“秋老虎”来势汹汹。

"班长,军校有时间“玩”文学吗?"新生钟继坤的特殊爱好让班长大开眼界。

钟继坤的祖父是个老兵。受祖父的影响,在温室里长大的钟继坤听到“吃苦”、“炼钢”、“成为真正的男人”等词时,感动得想进军校。

然而,当他剃掉长发,打开手机,看着被子,不管被子怎么折,被子还是像“面包”,钟继坤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怀疑和担忧。

与此同时,最初进入军营带来的不适使许多人退却。

体质跟不上,单杠要难看还是一个都不能上去;仅仅因为手形没有系在裤管上,它就被训练成军事姿势。一大早起床,就为了被子能叠得更像豆腐块;神经整天紧张,身体一整天都在出汗...

我们面前的“残酷”现实不禁让这群“00后”反复思考:他们为什么来军校?

相对丰富的物质生活、对互联网的过度依赖以及大众文化的深刻影响是当代青年的鲜明时代标志。

"广泛的兴趣,积极的思考和强调发言权."在交流会上,新培训小组的许多干部表示关注:新学员对人民军队的历史传统缺乏深入了解,缺乏在复杂情况下艰苦奋斗的心理准备...

你为什么来军校?

如果第一眼看到有颜色,它一定是红色的。三代军人给新生叶弘留下了深深的忠诚印记。爷爷以前是坦克手,爸爸是潜艇兵。家人的熏陶让他充满了对士兵的向往——“接班”的使命,促使叶弘主动加入到队伍中来。

仍然有许多像叶弘这样的“小粉红”。新学生门浩轩说服父母让他参军。寿家的双胞胎兄弟在军队里相遇。汶川地震幸存者刘徐人杰终于穿上了他11年后童年时记得的军装...

你为什么来军校?

学生们说“现实太瘦了”,但它背后的“理想”实际上非常丰满。

在一个新的训练团队的调查和统计中,“崇尚士兵”、“为祖国服务”、“科研强军”已成为“进军校的目的”栏目中的热门词汇。

“为祖国服务”的开始就像诗歌一样美丽,但他们面前的一切都让他们产生了期待与困惑、渴望与担忧的复杂感觉。

文学戏剧中的“盘子”是指用双手不断按压揉捏,使器物表面产生涂层果肉,重塑器物形象,使之更加贴近人心、温暖愉悦。

同样,在新时代背景下诞生的“后00年代”必然会呈现出这样或那样的“棱角”。如何帮助他们在军校迈出第一步?团队干部和老师说,他们需要慢慢摸索,小心打磨,用温度、汗水和真情来“盘”出“千年骄傲”的“时代光彩”。

身体变得“粗糙”,神经变得“粗糙”

当新学生杨杨晓宇刚到的时候,他从大瓶子和小罐子里拿出东西——鱼油、水果精华、叶黄素、芦荟凝胶、防晒霜...用一个词来描述它们——“精致”。

"杨杨晓宇,你将来可以成为一名卫生工作者."

当糖罐被药瓶取代时,卫生工作者杨杨晓宇突然成了整个团队的“红人”。

培训开始时,杨晓宇的宿舍里挤满了人。新来的学生有点疼痛和瘙痒,向他寻求“药物治疗”。

两周后,杨杨晓宇发现来吃药的人越来越少,面对轻伤和疾病,更多的人选择了“不抱怨”和“坚定不移”。我们的身体变得“粗糙”,我们的神经变得“粗糙”。”杨杨晓宇笑着说道。

伤疤是男人的奖章,血是士兵的骨头。

杨杨晓宇第一次在想——如何稳住枪,如何抵抗反冲,如何掌握瞄准情况,多少发子弹能击中目标——“砰!”突然的第一枪打断了所有的想法。

枪声一个接一个地跟着,尖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杨·杨晓宇射击小对枪的美妙想象瞬间消失了...

“冷静点!勇敢!拼写它!”压下恐惧,杨杨晓宇瞄准枪,慢慢扣动扳机,火药爆发轰鸣,炮弹弧形抛出,枪托在剑窝里推了几次...直到起身离开,杨杨晓宇才发现,此刻他马上想再玩一次,刚刚离开的手已经无法错过这把枪了...

那天晚上,杨杨晓宇在日记中写道:“子弹是步枪的灵魂,血是士兵的子弹。”

杨杨晓宇第一次被分配到“接待小组”来接管伤病员。十多公里的公路,已经“拖”到了公司的新生刘宋轶的末尾,引起了杨杨晓宇的注意。

前天晚上,松露拒绝了留在队里的机会。脚疼得跟不上队伍的新学员。它只是在10多公里的崎岖道路上“咀嚼”着队伍,完成了一天中所有的训练课程。

给年轻人注入英雄精神。在集体生日那天,杨杨晓宇用18支蜡烛许了个愿:“我希望我们队的所有兄弟都能成功地通过新的训练,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追寻梦想宣言:“爱我的爱”

汗水从全身毛孔中涌出,浸湿背心,弄湿衣服,沿着脸汇聚到下巴,沿着手臂一直流到指尖中部。“滴答,滴答……”汗水滴落的声音,像蚂蚁在咬红叶的心。

训练课之间也有快乐。叶弘最“精彩”的时刻是在休息时给全队唱军歌,“军前一夜”,“穿军装的时刻”,“士兵应该去战场”…“感觉就像我们在唱自己,用力量唱!”

叶弘最难忘的一幕是开幕式上全体观众唱起了《强大军队的战歌》。“如果国家强大,我们必须承受。这面旗帜充满了鲜血和钢铁般的荣耀。”叶弘说,虽然我吃了很多以前从未吃过的苦味的东西,但我知道这些苦味的东西有意义、价值和重量。

从热爱军装到热爱军队,叶弘在了解了军事生活的真相后,更加明白了自己心中的“英雄主义”。

在第一次游行的前夕,班长把詹郝建分配到“最后一班”。

说到詹郝建,班长的表情有些复杂。“射击、战术和队列并不领先,他们的动作总是比其他人慢半拍。你说他不努力,他积极训练。你说他训练积极,他的能力一直是“抑郁”。"

尽管詹郝建知道他没有机会打球,但他每次做腿部练习时,他都尽力“让人觉得他的脸在用力”。直到他的身体摇摆和气喘吁吁,詹郝建的腿仍然被踢到空中。

休息时,班长问他:“你知道你的身体协调性不如别人吗?”

“是的。”

"你想过将来该做什么吗?"

“练习正确的步骤。”

“然后呢?”

"当训练顶级士兵时."说完,詹剑豪不好意思地笑了。

有人说,人会成长三次:第一次是当他们发现自己不是世界的中心;第二次是当我发现即使我努力了,还是有些事情我做不到。第三次是当我知道可能有些事我做不到的时候,但是我会尽力去赢得它。

“爱我的爱!”今年夏天,“詹郝建”将永远在梦想的道路上充满生机和活力。他们总是努力工作,敢于做某事。它们会让你流泪,让你年轻。

这篇文章发表于2019年10月8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报“中国军事学院”版

声明:转载本文是为了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源标签有错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使用所有权证书联系我们的网站。我们将及时纠正和删除它们。谢谢你。

江苏十一选五 山西十一选五 广西快三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