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良陇网 > 社会 > “我想回家,想去上学”,常宁7岁萌娃渴望重获“心”生

“我想回家,想去上学”,常宁7岁萌娃渴望重获“心”生

2019-10-25 18:05:05 阅读:1083

资料来源:衡阳棕榈

7岁的黄露媛应该像其他孩子一样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和同学一起在操场上跑步,但现在她只能每天躺在病房里10月7日,中南大学湘雅第二附属医院小儿心脏外科护士长欧阳沙媛感叹道。

照片显示艾格尼丝躺在病床上。

艾格尼丝于2012年7月出生于衡阳市长宁市尹田镇胡林村。满月时,母亲尹平菊带她去医院做常规新生儿检查,发现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些年来,这个家庭一直小心翼翼地照顾艾格尼丝,唯恐发生任何不幸。五年多以后,艾格尼丝除了比其他孩子更容易感冒和体质差之外,没有什么大问题。

图中艾格尼丝抱着护士送她去医院治疗的洋娃娃。

2017年的一天,衡阳市中心医院的医生到农村去虎林村进行巡回检查。桂王奶奶带着艾格尼丝,请医生诊断她的心脏是否有问题。医生说艾格尼丝的心率比普通人快得多。他们不得不立即去医院检查。此后,在广东工作的母亲尹鞠萍回到家中,将艾格尼丝送往衡阳中心医院。医生给艾格尼丝做了心脏封闭手术。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没有发生其他情况。

图为母亲尹平菊拿出艾格尼丝的ct胶片。

然而,到今年四月,艾格尼丝总是无精打采,不跟其他孩子玩。他在家吃饭后不得不睡觉。一天,奶奶从学校接她。她告诉奶奶,她的心在这里很痛,很难正常行走。爷爷奶奶带阿格尼斯去了当地的长宁妇幼保健院。医生把心电图送到衡阳中心医院。医生没有发现任何重大问题,所以一直到六月。

图为母亲尹平菊和艾格尼丝在病床上学习。

6月3日,艾格尼丝因病陷入昏迷。他被紧急送往医院,并被诊断为心肌炎、心脏增大、心功能不全和完全左束支传导阻滞,这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危及生命。得到这个结果后,我的祖父母不敢粗心大意。他们叫我女儿尹平举回家。衡阳的医疗条件使得艾格尼丝无法接受手术。这个孩子被紧急送往长沙的湖南儿童医院。

这张照片显示了艾格尼丝的病历。

“当时露露一直在哭,到达医院后就一直昏迷不醒。检查后,医生说她必须立即住院抢救。医生说孩子随时都会突然死去。那时,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昏迷了8天,然后醒来,花了17天才救了她一命。”当我母亲尹平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她仍然很担心。她说那时候她非常害怕。

照片显示护士让露露开心。

露露的病情稍微稳定后,医生建议在她的心脏安装起搏器,但结果是随着露露的成长,她不得不接受许多手术。为了得到更好的治疗,她不得不去更专业的医院。就这样,艾格尼丝被转移到湘雅二医院心脏外科。看过露露的病历和检查结果后,医生告诉她的母亲尹鞠萍,只有改变心意才能救她。

这张照片显示了阿格尼斯和护士在病床上给她的芭比娃娃。

为了保护露露的血管,防止血管损伤给后续心脏移植手术造成更大困难,露露采用picc中心静脉导管进行泵送。这种导管需要像留置针一样从手臂上的静脉血管穿入心脏位置。当时,尽管使用了局部麻醉,医生还是让父母避免使用。“五个大人抱着一个孩子。露露痛得在床上打滚。她父亲和我只能在病房外担心。露露只是需要哭,我们的心就像刀子。”尹平举握着拳头回忆道。

明智的露露在病房里很受欢迎。她在病房度过了7岁生日。护士和病人送的礼物装满了床边,使病房稍微暖和了一点。“露露很强壮。她在痛苦中忍受着痛苦。只有当疼痛太严重时,她才让她妈妈知道并拥抱她。这样一个明智的孩子让人感到苦恼。”护士叹了口气。

在住院的三个月里,露露除了每天打针吃药之外,做得最多。当医生和护士看到她喜欢绘画时,他们给了她一张特殊的证书作为鼓励——“杰出青年画家证书”。五颜六色的房子是露露专辑中最常见的。当被问及露露为什么画这么多房子时,露露低声回答:“我想和父母一起回家,像其他孩子一样去上学。”这个普通的愿望对露露来说既珍贵又困难。

主治医生袁郝勇透露,露露的ef值低于正常人。心脏每天都超负荷运转。只有通过picc管注射多巴胺和硝酸甘油才能维持心脏的正常运转。目前,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尽快移动心脏。“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儿童将会有更多的并发症,捐赠者将会更难找到。目前,湖南各地的医院都有记录。如果找到合适的供体,可以进行心脏移植手术,但手术费用和术后管理费用不小,手术费用需要30-50万元,术后管理费用也需要每月7000-8000元。”

照片显示露露的妈妈带着picc注射泵到处跟着她。

“露露在医疗上已经花了20多万元。大部分钱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我和我丈夫在深圳工作。我们还有一个10岁的儿子。我的父亲和母亲从小就把我们的兄弟姐妹带到了一起。我们必须努力为家人挣钱。”艾格尼丝的父亲黄华邦来自广西。他在广东工作,娶了妻子尹平菊。“我丈夫在广东做临时工,我的工资超过3000英镑,年收入约为7万英镑。除了日常开支,我没有存多少钱。露露的病已经花光了我家所有的积蓄。孩子的病必须治愈,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不会放弃!”母亲尹平举说。

这幅画显示艾格尼丝画得很积极。

值班护士说:“艾格尼丝因为缺钱已经停止服药一段时间了。”为了挣钱,艾格尼丝的父亲黄华邦别无选择,只能回到深圳和女儿一起工作。

一方面,很难找到合适的捐赠者;另一方面,不可能找到巨额医疗费用。在这两个障碍面前,黄璐的家人仍然顽强地战斗着。"我宁愿自己躺在那里,而不是为她受苦受难。"艾格尼丝的母亲告诉作者。

“如果弯曲的树苗给予它支撑,它可能会长成参天大树。艾格尼丝就像这棵弯曲的树苗。我希望各行各业的人能伸出援助之手,献出他们的爱,这样强壮的露露就能重新获得她的“心”,并尽快长成参天大树。”护士长欧阳沙媛说道。

编者:陈成

责任:梁丽君

第三次审判:张凯文

时时彩开户